最神奇逆转!与女友10分钟嘿咻后保罗亨特完成大师赛超级逆转


在2019斯诺克大师赛开赛前,奥沙利文曾做客欧洲体育频道,在节目中回忆了与已故球星保罗-亨特的大师赛情缘。2004年大师赛决赛,保罗-亨特以10-9逆转奥沙利文,拿到其生涯最后一座大师赛冠军。奥沙利文曾一度取得6-1、7-2、8-6、9-7的领先,直到拿下决胜局,亨特才第一次完成比分上的反超。

奥沙利文对着与亨特的照片感慨道,“他的英年早逝非常让人惋惜。他不仅是优秀的球手,也是令人尊敬的人。他给大师赛刻上深深的烙印,三次赢得冠军,能够看出那对他多么重要,他导演过很多精彩的大逆转。当然,还有他的发型。”

是的,后来奥沙利文也曾短暂地留过一头长发,但因为在输给马奎尔后感到长发太碍事的弊端,又给剪成了楞楞的寸头。

奥沙利文说,“我当时很想留长发,不舍得剪掉。不过我很清楚后来我为什么变成了寸头,我记得当时输给了马奎尔,我觉得长发实在太碍事了,我就决心一定要剪掉它。大概从那时起,我的发型就一直这样了。”

亨特是奥沙利文最为敬佩的斯诺克选手之一,几年前当大师赛的冠军奖杯更名为保罗-亨特奖杯,奥沙利文就拿到了第一座保罗-亨特奖杯(2016年),他认为那是对这位挚友最好的致敬。也许如果亨特仍在世,与奥沙利文相爱相杀多年的就不会是约翰-希金斯了。

事实上,作为著名的翻盘大师,亨特早在2001年就创造过无可复制的一场经典逆转。

2001年,当时排名世界第14位的亨特在温布利先后击败了史蒂文斯、艾伯顿和亨得利挺进大师赛决赛,而那场决赛同样打得一波三折。爱尔兰人奥布莱恩在决赛首阶段一路保持领先,首阶段结束,奥布莱恩已经6-2大比分领先于亨特。但出人意料的是,英格兰帅哥在第二阶段回来突然如换了一个人,精神矍铄,轰出4杆破百(129分、101分、136分、132分)完成超级大逆转,以10-9的比分绝杀奥布赖恩,摘得生涯的首座大师赛冠军。

那场大逆转本足以让亨特成为新闻人物,但赛后发布会上,他又亲自爆料完成逆转的动因更是让一众媒体咋舌……

亨特称他跟陪同他前来参赛的女友林德赛-菲尔在决赛间歇的下午,用给自己重新充满电量,亨特将他们的激情释放形容为“B计划”。可怜的奥布莱恩就这样被“2打1”丢掉了生涯最重要的一冠。

“是我觉得最不可能做的事,因为当时我毫无心情。”亨特在夺冠后的发布会中透露,“但我必须要做点儿什么来打破我的紧张感。那是很快速的一次,大概10分钟左右,但之后我感觉棒极了。她跳进浴缸,过后我眯了一小觉,然后就打出了梦幻般的斯诺克。我在六局里打出了四杆破百,很轻松地逆转了。”

事实上,这张林德赛-菲尔舌舔亨特的照片也是来之不易的。因为当时亨特的爆料很突然,摄影记者都在拍完他捧杯的照片后向报社交差了,因为发稿的截止时间已迫近。但摄影师埃里克-怀特海德的同行说他听到了亨特在发布会的爆料,敬业的埃里克-怀特海德则飞奔到楼下的球员更衣室去搜寻亨特。

刚好亨特与林德赛-菲尔同在更衣室,于是埃里克-怀特海德请求两人与奖杯拍一张合影,两人非常配合地做了亲吻的动作,但就在埃里克-怀特海德一路小跑地赶往楼上时,林德赛-菲尔又朝他微笑着抛了个媚眼,然后以舌头舔在了亨特的脸颊,而这位兼职斯诺克摄影师也成功地抓拍到了这一瞬间。

显然,在林德赛-菲尔看来,亨特的那座大师赛冠军奖杯,有她至少一半的功劳。林德赛-菲尔后来成为了亨特的妻子,并为他生下一个女儿。非常遗憾的是,被誉为台坛“贝克汉姆”的保罗-亨特在2005年确诊得了罕见的神经内分泌性癌症,于2006年10月就久别于世。

Leave a Reply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