穿越死亡前线的外国女战地摄影记者


据英国每日邮报报道,下个月,意大利都灵将展出由十余名女战地摄影记者拍摄的照片,这些照片全都是在全球最危险的几个战争冲突地区拍摄的。图为法国女摄影记者卡米耶-勒帕热(Camille Lepage)。2014年5月,勒帕热在中非共和国拍摄期间被杀害,年仅26岁。

勒帕热生于法国昂热,2012年从新闻专业毕业后即前往非洲拍摄报道,生前主要在中非共和国工作,也会在南苏丹拍摄题材。她曾在采访中提到自己就是想要生活在没有人去的地方,关于中非共和国的报道,她说:“我要让观者感受那些人们所经历的一切,我要让人们能够体察到他们作为人的存在,而不是将之看作一小撮在黑暗大陆上经历战乱的非洲人。”图为勒帕热在苏丹卡乌达拍摄的一张照片。照片中,夫妻两手牵手走在被战火夷为平地的村庄里。

安娜贝尔-凡登伯格(AnnabellVandenBerghe),居住在比利时布鲁塞尔,能说流利的阿拉伯语,工作区域主要在伊拉克。她透露:“这份工作最大的困难是男同事不会尊重我,总是把我当做他们所占有的一件物品,认为他们有权利决定我该做什么,甚至会对我提过分的要求。”

凡登伯格在工作中也遇到其他困难。有次她采访“叙利亚征战阵线”(JabhatFatehal-Sham)组织的一名圣战者,尽管双方没有语言障碍,但是圣战者拒绝与女人直接交谈,要求一名男翻译到场,将女人的话“翻译”给他听。图为凡登伯格在叙利亚拍摄的一张照片。照片中,一名骑着摩托车的男性停在燃烧的油桶旁。

劳瑞瑟-盖爱(LaureceGeai),她是一名居住在巴黎的法国摄影师。盖爱也承认,相比男摄影师,女摄影师需要在工作中付出更多才能获得人们的承认,而且女战地摄影记者由于性别问题,在前线中面临的危险会更大。

图为盖爱于2014年在中非共和国班巴里拍摄的一张照片,展示了一名塞雷卡联盟士兵在大本营休息,旁边立着多把步枪。

图为卡布辛-格拉尼-德菲尔(CapucineGranierDeferre),她也是一名法国摄影记者。

图为德菲尔于2015年在乌克兰拍摄的一张照片,展示了亲俄武装在补充供给。

图为玛蒂尔德-加托尼(MatildeGattoni),她居住在意大利米兰,拥有法国、意大利双重国籍。

图为加托尼拍摄的一张照片,照片中,这位来自叙利亚Al-Zahraa的35岁难民逃往黎巴嫩。

图为在非洲丛林采集素材的戴安娜-昃讷比-阿恒达维(DianaZeynebAlhindawi),今年37岁,是一位居住在布鲁克林的摄影师,拥有罗马尼亚和伊拉克血统。

图为阿恒达维于2015年在南苏丹BahrelGhazai拍摄的一张照片。照片中,这名妇女罹患疟疾,被亲属抬走。

图为基托森拍摄的一张照片。照片中的这位妇女来自叙利亚戴尔泽尔市,她向基托森展示了她那在战斗中被杀的儿子。

图为居住在肯尼亚的自由摄影记者美申(Maysun),具有西班牙和巴基斯坦双重国籍。在工作中,她从不使用她的姓氏。

图为美申于2012年在埃及塞得港拍摄的一张照片,照片中,这位痛哭流涕的母亲经历了儿子被埃及军队杀害的惨痛经历。

图为意大利摄影记者安德烈亚-瑞斯泰克(AndrejaRestek)在战火纷飞的叙利亚阿勒颇逃生。

图为瑞斯泰克在阿勒波拍摄的一张照片,展示了在狭窄的街道开展的城市射击战争。

图为英国摄影记者艾莉森-巴斯克维尔(AlisonBaskerville),她也是英国皇家空军。

图为巴斯克维尔于2011年在阿富汗赫尔曼德省拍摄的一张照片,抓拍了英国军队的准下士杰米-索恩(JamieThorne)战后小憩的一幕。

Leave a Reply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